查看: 25|回复: 2

[新闻] 伊东纯也性侵事件细节:嘲讽三笘薰太无聊;事后完全不承认

[复制链接]

伊东纯也性侵事件细节:嘲讽三笘薰太无聊;事后完全不承认-1.png

伊东纯也性侵丑闻在昨天开始发酵,而在今天出版的《周刊新潮》中则是披露了更多细节。

当事人之一的A小姐是在医院工作,同时和一家娱乐事务所签约,兼职参加一些娱乐圈通告。她表示,自去年9月起便开始要求伊东纯也道歉,11月开始通过律师进行沟通。而伊东纯也也承认了有过性行为,但是坚持是女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。他提出支付一笔和解费,但要求女方以后不得再提起此事。因为感受不到伊东纯也认错的心态和诚意,A小姐在今年年初提出了刑事指控。

A小姐和伊东纯也相识的契机是在去年3月18日进行的一次聚餐上,她说:“聚餐中,娱乐事务所的社长给我介绍了一位男性X。虽然不知道X先生具体做什么工作的,但是听说是在YouTube上做体育相关内容的。事实上,我也在去年4月接到了来自X先生的YouTube节目演出通告的邀请。后来我、社长和X先生也一起吃过饭。”

而X先生正是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,他负责伊东纯也相关的管理工作,当时是“D-sports”公司的员工。A小姐表示:“X先生当时直接在instagram上私信我,邀请我去看日本国家队在大阪的比赛。并且他还说:‘有一起能来大阪的朋友吗?’于是我把这件事报告给了社长:‘要不是因为是工作,我才不想去大阪呢。’”于是X先生直接联系了事务所的所长,并找了个借口让A小姐她们去了大阪。

该社长表示:“因为以前在电视台选角的时候收到过X先生的照顾,所以不太好意思拒绝。不过也不太好强行带姑娘们去大阪,于是我把A小姐的话转达给了X先生。X先生表示:‘(伊东)纯也很期待会有什么样的女孩子过来呢。可以用节目拍摄、现场参观的名义带她们来呀。’于是就只能这样了。”

上述文章所说的“节目”指的是今年1月朝日电视台播出的“梦想对决2024——隧道的体育王是我!”伊东纯也也会参加这档节目。社长又补充道:“当时X先生很热情地跟我说,因为拍摄现场有电视节目制作人和朝日电视台高层,把姑娘们介绍给他们,然后他们一定会给姑娘们分配工作的。于是我把这些话传达给了A小姐,说我也会陪她们去大阪,A小姐这才同意带女性朋友B小姐一起去大阪。”

B小姐和A小姐一样,在从事娱乐圈活动。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我和A认识是在一堂演技课上,当时我们才20岁。因为是同样年纪,所以就玩到了一起。她当时跟我说有大阪的工作,于是我也决定去了。”

6月20日,A小姐、B小姐、X先生和社长4人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,观看了日本国家队的友谊赛后,前往酒店办理入住并休息了一会,晚上11点前往大阪的一家烤肉店。社长表示:“我想从X先生那里拿到工作邀约,所以就对他说让女孩子们多喝点酒,气氛热闹之后再和球员们汇合。但实际上我们三个人其实也就吃了点肉,喝了一杯啤酒和2、3杯酸味鸡尾酒。然后X对我说,伊东纯也在下榻的酒店可能会开派对。在我们抵达了烤肉店1个半小时后,突然有人打电话给X,然后X告诉我们,其他球员在别的店聚会,让姑娘们去那家店喝吧。”

于是,凌晨1点,她们又乘坐出租车前往大阪另一家餐厅。A表示:“我还记得那家店已经被包场了,是处于半关门的状态,我们是从卷帘门钻进去的。”而那个聚会里,除了伊东纯也,还有前田大然和浅野拓磨。“除了球员和我们,还有其她几个女孩子在场。当我们进店的时候,伊东纯也坐在右边的吧台那里。我们走到店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坐下,伊东纯也就往我们这靠了过来。”

之后,伊东纯也坐在A和B的中间,此外X和社长也在同一张桌上。女孩子们喝了好几杯烧酒以及1、2杯香槟,不过因为酒量好并没有在店内就醉倒。而伊东纯也越喝越嗨,向在座的女生问自己和三笘薰哪个跑得更快:“你们是三笘派,还是伊东派的?”女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:“三笘派。”随即,伊东纯也说道:“你们真是没品位,(三笘薰)那家伙不会玩,无聊得很。比起三笘薰,我更好不是嘛?”然后他开始高谈阔论起,为什么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更好。

嗨到一个点之后,伊东纯也开始把话题往性上扯。A小姐说:“伊东纯也通过比赛那天自己的脚受伤了,转进到按摩的话题。那个时候明明谁都没有听他讲话,他还是继续自顾自地说:‘我经常去推油。而且也有过干那件事哦(小编注:日本风俗店内一般不涉及性行为,出了店干什么就没人管了)。’我就问他,明明是名人,去风俗店真的没问题吗?他就一脸无所谓地回答:‘没问题的没问题。’”而B小姐表示她们在店里待了大概1个小时:“聚会还在继续,但是X先生就突然说到时间了,然后就起身叫我们离开了。”

伊东纯也、A小姐、B小姐、X先生四个人同乘一部提前准备好的车,上车期间X还叫A和B快点上车,会被闲杂人等看到。X还对社长说没问题的,便拒绝他上车。而看到社长没上车的A和B开始担心起来,A在车上就给社长打电话。“X说自己已经跟社长打好招呼了,不让我们打电话。而伊东纯也不知道在跟谁打着电话,说什么要和姑娘们去酒店喝酒。现在想想,伊东纯也应该是在给自己的私人训练师打电话吧。但不管怎么样,我们并没有同意和他一起去酒店。”

车很快到达了酒店,A和B两人先前往了X的房间,然后在X的陪伴下到了隔壁房间,而伊东纯也就在里面。“我们一进房间,一个男的就抱着塑料袋装的啤酒走了进来,还跟我们说他是伊东的训练师。”随即四个人开始围着桌子喝酒,而X也很识趣地喝了一口马上离开回自己的房间。

喝了一会之后,B就坐着睡着了:“我平时就算喝醉酒了也不会说完全没意识,但那天和平时完全不一样。到酒店之后的记忆就很模糊,就记得我对B说自己今天可能喝不了太多。”而此时,A补充道:“确实,B在开始喝酒的10-20分钟之后就靠在了椅子上,没有任何征召就睡着了。我和她一起喝过好几次酒,当时看到她这样我非常惊讶。”

于是就变成了A一个人要面对伊东纯也和训练师两个人:“我非常不擅长和日本酒和烧酒,也尝不出味道上有什么区别。但他们给了我一升装的烧酒让我喝。他们倒在纸杯里,起哄让我喝,我也就只能一口气干掉了很多杯。其实,我和B应该在某个时间一起离开房间。但我不认识大阪的地理,说实话,我们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。当时社长也不在场,单凭自己的力量,根本回不到自己入住的酒店。”

按照A的体感估计下,喝了大概2个小时后,训练师突然站起身把房间里的灯关了:“我当时感受到了危险,在找床边灯的开关。但训练师按住了我的手,不让我开灯。虽然有在挣扎,但是力气最终还是用尽了。这时候,我的困意突然来袭,倒在了靠窗的床上睡着了。”

之后,两个女生就断片了。A表示:“我只记得,训练师想把我从靠窗的床转移到靠墙的床上。我掉到了两张床中间,然后他抱着我把我推上了床。再睁眼的时候,伊东纯也就压在了我的身上。虽然屋子很黑,但是我的眼前就是伊东纯也的脸这个场景还是记得的。”而B也被从椅子上转移到了靠窗的床上:“当我再次睁眼的时候,内裤已经被脱掉了,身体是大腿向两边张开的姿势。训练师压在了我的身上,双腿没办法动也无法挣脱。然后,训练师开始舔和摸我的胸部和阴部。这个时候我很震惊也很害怕,朋友A应该也在旁边。我想大声喊:‘请不要这样!’但根本出不了声。黑暗之中,我也能知道A在被伊东纯也侵犯,她那时候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。而我的阴道内还残存着阴茎插入的感觉(小编注:原文用词就是那么直白)。我还记得,训练师对伊东说:‘你也来干干这个。’听到了这个的伊东纯也走到了B的床上。而我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体,用毛巾裹住自己一动不动。再之后就记不得了。”

早上7点,睡在旁边房间的X要叫伊东纯也他们起床就进了房间,当时A和B都处于袒胸露乳的状态:“当时急忙用被子遮住身体。我那个时候脑袋乱糟糟的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是觉得身体很沉。而X此时却生气地大喊:‘到时间了!你们在干嘛?’”而由于要赶着出演节目,伊东纯也和X把两个女孩子留在了房间里,自己先走了。据B所说,伊东纯也在走的时候还在说:“我一次都没跟你睡过哦。”而A和B什么都没拿就离开了酒店。

以上便是A和B口中的事情的全过程。A表示:“一开始我完全没有想到我是被性侵了,直到B问我发生了什么我才大吃一惊反应了过来。在那之后,我通过律师的交涉,我也得知当晚伊东纯也中出了这个事实,感到非常震惊。但是,我不能原谅的是,负责管理的X,他对我的熟人们进行吹嘘,搞得像是我主动色诱伊东纯也一样,明明我们两个人才是受害者。”而B表示:“在我被性侵的这段时间里,A没有任何意识,当时想的是我闭嘴的话这件事可能就没有发生过,所以之前一直三缄其口。”

但这个事情给B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:“去年夏天开始,我过度呼吸的频率开始增加。经常会闪现出当晚发生的场景,于是在去年11月去精神内科接受了检查,结果是我得了PTSD,必须要进行治疗。A要控诉的话,我决定我也要发声。”

而A的社长也显得很痛苦:“她们被外界冷漠的眼光所审视,我真的非常抱歉,非常后悔。我也抱着和X断交的觉悟,从去年9月开始要求伊东纯也进行道歉。”

据相关人士透露:“伊东纯也因为有老婆,所以他认为在和A进行性行为前是征求过同意的。但到底有没有,双方目前仍各执一词。而训练师则是承认没有征求意见。但问题是,伊东纯也方的代理律师换了2次,具体辩护方针都还没定下来。”

而律师表示:“如果两名女性的话能够成为证言的话,给A灌酒,让她失去理智并强奸的人,根据日本刑法第178条第2项,可能会犯准强制性交罪。而因训练员的强奸,导致B患上了PTSD,根据日本刑法第181条第2项,可能会犯准强制性交导致伤害罪。但是,举证并不容易,因为做出类似判罚是依据以往的判例和性侵行为的视频等客观证据。”

并且,对于两人非常不利的事情还有很多。比如A在事后在LINE上给伊东纯也发了类似“您辛苦了”的表情包,B在事后给伊东纯也发了“下次再约喝酒”的消息。但两人表示了否认:“我们并不是喜欢才发的,而是训练师说:‘这是个了不起的球员,所以最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哦。’被强迫发的消息。”

另一名律师表示:“被性侵犯后没有相应的认识是很常见的事情。当事人还会有一种倾向,那就是很难接受现实,并想假装它从未发生过当鸵鸟。因此受害女性极少有直接去医院或者警察局的,这就给取证带来了很大的困难。本次案件中的当事人,不到半年就向外界公开,已经算是很快的了。”


发表于 2024-02-01 20:4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4-02-01 21:06:06 发自球吧手机网页版足球吧网页版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球吧

本版积分规则

封号投诉|手机版|广告合作| 足球吧论坛

Powered Comsenz Inc. 2007-2024 |网站地图 

GMT+8, 2024-3-5 05:43 , Processed in 0.121176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